什么都欢喜,却寻不到爱为何物。

你想要什么?——读《温柔的叹息》

       青山七惠对记者说《我的男友》是自己作品风格转变的开始,于是在等待快递的间隙里便想着去读下她改变之前的书。《一个人的好天气》是青山七惠的成名作,但“一个人”的字眼此时我还是见不得,最后择了本《温柔的叹息》,字数不多,是那种下班回家后努努力在临睡前就可以读完的作品。少盐但不寡味,清淡而非平淡,这大概就是我对《温柔的叹息》,或者说是对转变前的青山七惠的印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说其实一共有两个故事,“温柔的叹息”与“捡松球”,彼此没有关系,后者也只占了约五分之一的篇幅。“温柔的叹息”是个听起来很柔软很舒服的书名,而青山七惠的本意也是如此。我们每天都在叹息,自觉地,不自觉地,工作时,吃饭时,聊天时,在公司,在路上,在窗前......然而叹息也总有不同,就像下了班回到家关上门后的那一声叹息,是安心的、放松的与和平的。在故事结尾,江藤圆(主人公)的弟弟从她的住处离开后,她独自一人继续生活的场景,便充满了这样温柔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圆是姐姐,毕业后便离家一个人住,做着一份类似就业中介的工作,入行五年,仍是一个普通白领。圆从不与人交际,然而并非是因为不喜欢或受排挤,更像是一种惰性的习惯。午饭可以一个人在天台吃掉,同事的邀约可以借托辞不去,公司的忘年会可以随便编个理由不参加,圆封闭了自己,生活也因此一成不变、毫无跌宕,直到离家四年没有联系的弟弟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。弟弟风太自小就不安寻常,离家出走已是常事,到后来家里人都一副习惯了的口吻说“反正他能养活自己”,他学习诗歌,用日志的形式记录他人的生活,甚至在姐姐江藤圆的眼里,这个弟弟有那么一点“仙风道骨”。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让她有些吃不消的弟弟,改变了江藤圆乏味不变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,姐姐圆每天编着瞎话搪塞着给她记日记的弟弟,然而逐渐的,在风太的“姐姐日记”中,圆意识到了自己生活的枯燥乏味,“这几行草草的文字就是我的一天。前半部分还是我瞎编的,只有剩下的那部分是我的一天。我的每一天,就是这几行字的复制、粘贴、复制、粘贴,如此延续下去的。”她开始期望会有光透过墙壁照进自己的世界。于是,圆决定试着改变现状,同弟弟的一个朋友相恋,接受同事参加忘年会的邀请,自然地和同事打招呼聊天。正当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动时,她失恋了,她开始犹豫这一切的变化是不是自己想要的,开始思考自己丢失的东西是什么。最后,在公司的天台上,风太问姐姐,你想要什么?圆说,我想要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正的人生没有这么错综复杂,很安全,但是没有收成”,“我在寻找着某个声音。正如风太在笔记本上写的那些文字一样,那声音期待着把我的生活讲给它听”,这便是曾经的江藤圆与如今的江藤圆,然而却并非是错误的江藤圆与正确的江藤圆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,脱离人际也好,漠不关心也好,四处流浪也好,渴望改变也好,生活不曾被定义过,它永远是你期望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你想要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走近那个熟悉的拐角,她就抬头去看天空,隔着小路尽头的小诊所院子里的那棵橡树,仰望那轮明月。她觉得树叶的翠绿色和天空的藏蓝色很美。这不变的风景至今已看过多少回了?今后的路途肯定还会这样弯弯曲曲地无尽延延伸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同步发表于我的站点:http://elittle.me/blog/article/detail/a55350451f24682a

评论
© 漆黑的小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