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欢喜,却寻不到爱为何物。

写于端午

        南方人会吃,也讲究吃。讲究,未必体现在刀工技法或是食材滋味上,更多的则是一种态度、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学毕业前,期待的工作地点一直围绕在北京和沈阳附近,前者是机会多、朋友多,后者则是方便回家。对于向南,那时想的是最远可以接受到上海,然而大学最终没有选择那儿,四年后再去,心里莫名有一种输了的感觉。从来没有想过会到更远,而此刻的我却是在福州的某间屋子里静静地敲着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世事无常,最近也是愈发感受到类似宿命一样的念头在脑子里作祟。然而不管再怎么挣扎,饿了还是要吃饭的,有云:“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菜系是为美食家准备的,他们能吃出个所以然来,火候的掌握、刀工的精妙与食材的鲜美,入口便知一二,然后出篇专栏或攒本书,是种工作,也是门功夫。居家过日子就不同了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更不用提,谁也不会关心今天的菜属于什么菜系,或是刻意追求味蕾抵达不到的滋味,一碗香喷喷的米饭,一碗咸淡正宜的清汤,两三碟滋味不赖的炒菜,吃饱暖胃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方人饭前要喝汤。听着好像是句废话,然而对于向北两千公里左右的人们来说,吃饭与喝汤似乎是两码事。在福州,路边小店随便点一份米饭套餐,标配都有一碗可续添的清汤,好些的会是萝卜骨头汤;三两好友聚在一起,第一道或是最后一道也必然是份像样的汤菜,花蛤豆腐汤、紫菜蛋花汤出现的频率最高。以汤开胃是种习惯,纵使其他炒菜已经上桌了也不急于下肚,这是福州或者说是南方人的饮食节奏。所以当一年前和同事吃饭时,不喝汤就直接吞咽菜饭的我着实把他们吓坏了,于是一桌人一个接一个的感慨“不喝汤是怎么吃下去饭的”这件事,而当我说出不喝水可以吃馒头这件事后,大概由于超出了理解范围,他们都沉默了。后来入乡随俗,慢慢的我也开始试着先喝汤,饭后再一碗汤,于是曾经的吃饭-喝水,变成了喝汤-吃饭-喝汤,喝汤的间隙聊聊天,耐心地等着饭菜上桌或是同桌人吃完,不急不躁,这是南方人性子里的东西。时隔一年,我依然可以不喝水直接啃馒头,然而我却更喜欢先要一碗汤。

        空心菜在北方并不多见,待过或路过的几座城市都没有在我记忆里留下那爽脆的口感。福建这边倒极为常见,点一份米饭套餐的话,配菜里多半会有,即便是单点,空心菜的做法也只是清炒,然而正是这种简单廉价的做法,口感与滋味才得以保留。空心菜有解毒清热的功效,碰上福建闷热潮湿的气候,也是天生绝配。

        锅边是我极为接受的福建小吃,虽然和前女友颇有关系,但如今下了班偶尔还是会钻进一家小店,点一份五块的锅边, 配上油条、油饼,也能吃得满足。福建的美食用一个字形容的话就是“小”,并非单单是指体积上的小。就拿锅边来说,一碗清水入锅,舀一勺面糊铺在锅边,神似煎饼果子的做法,待面糊凝固,用小铲子从锅壁上铲下,掉入烧开的清水中,捻少许精盐,撒入葱花、花蛤、鱼干等配料,一碗锅边就做好了。热气腾腾,清汤瓦水,柔软细滑,可能这东西一辈子登不上台面,但无关你一勺一勺舀取这朴实的民间小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锅边,福建的鱼丸名气更大,以至于当我问福建的同学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时,我听到的不是类似佛跳墙那种复杂而昂贵的闽菜,而是鱼丸。北方人少吃鲜,多数也是河里江里的东西,倒是牛羊吃得花样多。福建临海,又有闽江,正所谓靠海吃海。鱼丸做得最出名的当属黄歧鱼丸(补充一句,锅边做得最好的是连江锅边),个大饱满,馅鲜皮弹,一顿吃七八个估计就差不多饱了。那时候听前女友讲,鱼丸的皮也是鱼肉做的,类似于做牛肉丸的方法,把鱼肉打散,然后捏实,好的鱼丸无论皮还是馅都是鱼做的,是真真正正的鱼丸。想了想在北方的二十多年里吃的“鱼丸”,似乎应该叫鱼味面丸比较合适吧。只可惜这种手工的小吃不方便运输,快递回老家也怕半路就坏掉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福建另一特产则是茶,乌龙、铁观音、大红袍、白毫银针,这都是极为出名的。因为公司办公环境的原因,我之前就坐在老板的正对面。老板好养生,会品茶,时而还会燃熏香,坐在他对面久了,就算只能闻闻茶香,也算是沾了个光,毕竟他喝的茶也都算是顶级的了。种茶的多,喝茶的多,卖茶自然也多,福州街头的茶社比便利店都多。进去了,无论买不买茶,店家都会沏一壶茶给你,你可以坐下来问些关于茶的事情,价钱、品种等等;茶社也是聚会聊天的好去处,常常路过的时候,看到里面围绕一桌,谈笑风生,我猜是类似于咖啡馆一样的用途,谈谈生意之类,而福州的咖啡馆确实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福州的生活很慢,比起上海、北京来说就像是时间慢了一倍。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待在福州久了,人的性子急躁不起来,连口味也开始变得温和,很难讲这种改变算好算坏。昨天晚上跟母亲聊天,说了些生活周遭,她感慨还是南方好。半年前的我会点头同意,而如今则是坦言各有各的好,交通、人情、文化,许多东西久了才能看透,适不适合则可能要更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夏至,从此白昼开始缩短。说来也巧,每年的夏至,刻意或不刻意,总会写点儿什么。起因是郭敬明的《夏至未至》那本书,如今回想,已然接受不了那种文风与情节,但在记忆的位置却无法改变。大概再过一两年,我会被福建这清淡寡盐的食味所同化,但纵是再久,东北菜的味道我也依然会记得。


评论(2)
© 漆黑的小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