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欢喜,却寻不到爱为何物。

想要甜加点盐(5)

        关于脆弱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未必孤单,两个人或许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爱情故事看多了,便会觉得世间薄情,然而毕竟平淡是常态,故事总是真假参半,洋装西餐的背后是不是T恤泡面又有几个人知道,只是虽然这样想着,隔三差五还是会忍不住期待一下,而后再重重的摔到地面。莫不是贱,又怎么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社会里混久了,便会觉得人情味这东西实属难得,久而久之,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不想学也学会了。从前以为,社会不相信眼泪,人会变得越来越坚强,然而你除了能够笑脸迎接老板的斥骂外,关了灯心早就脆弱得一碰就碎。

        照理说,漫威的雷神2一如既往的除了特效外没什么剧情可言,下午看着看着竟意外的有些想哭。孤单是我最见不得的,所以兄弟联手这种剧情总能戳中我泪点,大概这么多年,内心最深刻的愿望还是不想再一个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手机

        念高中那会儿,小学生还是老老实实跑操场、踢足球、跳皮筋,我们也只是打打球、聊聊小说、组团杀个副本,手机那时候还没这么智能,多半也只是为了打电话。周末约个球,或是帮个忙,电话撂下,一个小时后几个人就在有说有笑。那时候手机不是必需品,世界感觉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出去吃饭,出了楼梯口看了眼手机,拐过转角又瞟了眼,过路口、等红绿灯,直到坐在饭店里等着上菜,又开始掏出手机划来划去。放下手机,眼神愣愣的不知该往哪儿放,索性又继续一页页的翻着段子。如今手机成了必需品,世界感觉很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是怀念那个如果想你了就打个电话或者写封信的年代,等着回信的期待远比盯着手机屏幕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他乡

        我和女友两个人,不在一座城市,却都是身在异乡。前天晚上,她跟我说想辞职,太累,又觉得没希望;昨天一早,她说再坚持坚持好了。隔着八百公里的距离,我没法抱着她安慰她,最后能说的也仅是“我支持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家在东北,大学读的是天津,工作跑来了福州。我拿筷子的姿势,手离筷子下面很近,姨妈曾说,手离下面越近,越离不了家。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漫长的逆反,如今我已离家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遇见女友的那天起,对于自作主张跑来福州这件事便不再有后悔,有失终有得,一个人在异地也多少有了希望与期待。人在他乡,其实最重要的,心里有个念想就什么都不怕了。

评论
© 漆黑的小白 | Powered by LOFTER